警鐘 | 倒在老板兄弟的陷阱里
原西藏國盛國有資產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宇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時間:2020-12-01 17:14:12瀏覽: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作者:
恢復窄屏

李宇,1977年12月出生,1999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2015年7月,任原西藏國盛國有資產投資控股有限公司(2019年1月更名為西藏國盛園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原西藏國盛公司)副總經理(主持工作、正處級)。曾任山東省干部學院副院長、山東省商務信息中心副主任等職。

2020年4月,李宇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西藏自治區紀委監委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6月,經自治區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決定給予李宇開除黨籍處分,由自治區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總開關”出問題,貪圖享樂生活奢靡

接受審查調查后,李宇回憶說,他從小生長在勝利油田,家中父母都是油田職工,雖不富裕,卻也衣食無憂,從小他便沒有貧困、匱乏的概念,也沒有養成艱苦奮斗、勤儉節約的習慣,潛意識里或多或少向往奢華的生活方式,認為那樣才是真正的生活。

從2000年參加工作開始,李宇連續13年都在組織部門工作。當時的李宇便紀律意識淡漠、自我放縱,整日陶醉于省里各級官員的“關懷”中,沉迷于燈紅酒綠的應酬中,滿足于凡事都可以找人的“方便”中,使其自我意識膨脹,有些飄飄然。

“認認真真走形式,馬馬虎虎念稿子,完全沒有入腦入心變成行動。”回顧多年來接受黨性教育情況,李宇反思發現,自己僅滿足于把黨章黨規黨紀和有關文件、講話精神抄在本子上,浮皮潦草、敷衍了事,個人黨性修養長期得不到提高,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亦出現了問題。

2015年7月,李宇正式到原西藏國盛公司工作,面對“一個人說了算”的國有企業,他更加肆無忌憚。由于單位出差、應酬等活動較多,所需經費數額較大,錢從哪里出成為李宇第一個考慮解決的問題。

李宇回憶,經其審批,在不到半年時間里,原西藏國盛公司使用單位經費違規報銷餐費、酒水、旅游景點門票、土特產等費用共計23.4萬元。當然,在為大家謀一些“福利”的同時,李宇也不忘為自己謀一些特權,私車公養不在話下,就連其個人房租及更換窗簾等支出也用公款開支。

李宇貪圖享樂、生活奢靡、追求低級趣味,2015年8月至2018年上半年,他經常出入高檔娛樂會所,并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與娛樂會所有償陪侍人員保持密切關系。

“自己犯錯誤的主要原因是個人黨性修養不夠,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出現了問題。”李宇在懺悔材料中寫道:“世界觀不正,必然導致個人信仰出現偏差;價值觀不正,必然導致金錢至上;人生觀不正,必然導致及時行樂思想,貪圖享樂、紙醉金迷、忘記了艱苦奮斗。”

與老板稱兄道弟,樂在其中當“大哥”

“李宇是一名‘75后’干部,曾經歷多個重要崗位,之所以讓他主持公司工作,正是因為組織對其寄予厚望。”自治區國資委黨委書記李海波介紹說。然而,這樣一位曾經年輕有為的黨員干部,卻放松了自我約束,一步一步落入了被圍獵的陷阱里。

由于對下屬經濟上無微不至的“體貼”,李宇很快與公司員工打成了一片,從上到下多唯他馬首是瞻。起初李宇還時常提醒自己,但在各種曲意逢迎中,他逐漸迷失,把紀律、制度視為擺設,把國企的資源視為尋租的資本。

“我像斷了線的風箏在空中隨意起舞,卻忘了沒有黨紀國法這根弦,風箏是遲早要掉下來摔跟頭的。”很快,一些“有心人”找到了李宇。

2016年春節,西藏某旅游開發有限公司法人熊某專程到拉薩拜訪了李宇,也帶來了足夠的誠意——3箱高檔白酒,價值0.9萬元。其實早在2015年7月,原西藏國盛公司就向熊某所在公司投資2000萬元,持股20%,成為其大股東之一。見熊某“上道”,李宇借此要求熊某同意原西藏國盛公司以工會名義入股,并按職工職務高低和入職年限等條件分配收益。

2016年4月至2017年10月,西藏某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在連續兩年虧損,未向原西藏國盛公司支付任何投資收益的情況下,向該公司員工兌現投資收益共計32.5萬余元,李宇個人從中獲利4.15萬元。

而在此之前,北京某公司西藏分公司負責人孔某、西藏某公司法人李某、四川某公司西藏分公司的鄧某等人也相繼拜訪過李宇,并送上了錢款、蟲草、手機,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85.75萬元。

剛開始,因為對老板們不熟,李宇收受禮品錢款還有所顧忌,但深諳“圍獵”之道的幾位老板略施手段,李宇很快便與他們稱兄道弟起來,收錢收禮更是來者不拒。

“黨員干部‘八小時外’是腐敗的‘滋生區’和‘重災區’,李宇就是在‘八小時外’翻了船。”自治區紀委監委審查調查人員介紹,李宇常年一個人在拉薩,時常想著單身生活應該找些樂趣,老板們便投其所好,時常陪他吃吃喝喝,流連于KTV、洗腳房等場所,推杯換盞過后,大家順理成章尊李宇為“大哥”。李宇也樂在其中,把這些視作講義氣、拉人脈,完全忘記黨員干部應有的紀律要求和原則底線,老板們但有所求,他便想方設法“伸出援手”,甚至主動幫老板解決問題、尋找資源,把自己混同為權力掮客。

無視規章制度,盲目投資被套路

到西藏工作之前的5年,李宇通過兩次公開競爭上崗,三年從正科考到正處,這使他自我迷信程度極度膨脹,不去想這是組織的培養,應該好好珍惜,反而認為這是自己能力強應得的,自視甚高。

“前些年混得風生水起,到這里豈能屈居人后,一定要干出點成績。”抱著立功心切的心態,李宇一到原西藏國盛公司工作,就提出了若干不切實際的發展目標。

“這些烏托邦式的計劃與目標,既沒有向自治區國資委請示匯報,征得上級主管部門的指導與支持,也沒有深入調研國盛實際情況,切實考慮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實際,都是頭腦發熱盲目決定的。”審查調查人員說,缺乏國企工作經驗的李宇“遇事憑感覺,談事憑心情,完全是盲人騎瞎馬”,不依規章制度、沒有工作章法,也聽不進下屬半句意見建議。

然而,聽不進勸的李宇,卻對老板孔某深信不疑。“在與我打交道的幾個老板中,他一開始就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不僅姿態放得很低,而且出手闊綽。”隨著交往頻繁,李宇逐漸視孔某為可以深交的人,并在孔某的多次游說下,下定決心與其合作。

2015年8月至9月,在李宇的全力推動下,原西藏國盛公司在未對投資項目實地調查,未召開決策會議的情況下,違反業務投資流程,先后兩次通過孔某與多家公司簽訂投資服務協議,投資總金額5000萬元。

“我曾一度以為人家夠朋友、肯幫忙,卻沒料到始終被他們牽著鼻子走,一步一步成為別人的提款機。”本想著能一鳴驚人的李宇,很快發現自己落入了別人早就布置好的陷阱里。投資期限未到,由孔某“牽線搭橋”的四家公司均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當地有關部門查處,扣除已收回的相關本金和投資收益,原西藏國盛公司面臨直接經濟損失4700萬元,間接經濟損失200萬元。

2016年5月,自治區國資委在發現原西藏國盛公司資金異常后,對該公司進行了檢查,李宇非但沒有抓住機會向上級主管部門坦誠交代問題,反而妄圖用第三方委貸化解問題,用未來發展消化當前問題,安排公司財務人員對賬目進行調整,通過拆裝記賬憑證、制作假的銀行對賬單等方式填平賬目,以掩蓋其投資虧損、違規委托貸款、違規擔保、違規理財等行為。

“出了問題總是想先捂住,犯了錯誤不求組織求老板,最終一步錯步步錯,偏聽偏信、害人害己。”此后的李宇依然長期熱衷于各種迎來送往、接待應酬,錯過了一次次自警自救的機會,甚至得知組織在調查自己的問題時,李宇雖然寢食難安,但還是心存僥幸,沒有邁開主動尋求組織挽救的關鍵一步。

“思來處方知去處,省己過才明方向。”李宇在懺悔書中寫道,經過審查調查人員耐心細致的教育引導,李宇深刻認識到,最好的自救就是向組織全面交代自己所犯的錯誤,反思自己違紀違法的問題根源。

量紀量法分析

經查,李宇存在以下違紀違法和涉嫌犯罪問題。

在違反黨的紀律方面:李宇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揮霍浪費公款;違反組織紀律,在主持工作期間,違反“三重一大”議事規則,違反投資流程,不按規定向自治區國資委報批報備;違反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正常執行公務的禮品,私車公養,違規在關聯企業入股,從中謀取私利;違反工作紀律,在上級單位檢查工作中弄虛作假;違反生活紀律,貪圖享樂,生活奢靡,追求低級趣味。李宇前述有關行為,亦構成職務違法。

在涉嫌犯罪方面:李宇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款,用于個人支出,涉嫌貪污犯罪;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涉嫌受賄犯罪;違規擅自決定大額投資,致使國有資產重大損失,涉嫌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犯罪。

李宇身為共產黨員,國有公司領導人員,背棄理想信念,缺乏黨性原則,組織紀律意識缺失,自行其是,我行我素,嚴重違反黨的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并涉嫌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犯罪,貪污犯罪,受賄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等有關規定,決定給予李宇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紀法依據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

第二十七條 黨組織在紀律審查中發現黨員有貪污賄賂、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權力尋租、利益輸送、徇私舞弊、浪費國家資財等違反法律涉嫌犯罪行為的,應當給予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或者開除黨籍處分。

第七十條 違反民主集中制原則,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二)違反議事規則,個人或者少數人決定重大問題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

第四十五條 監察機關根據監督、調查結果,依法作出如下處置:……(二)對違法的公職人員依照法定程序作出警告、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開除等政務處分決定;……(四)對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機關經調查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制作起訴意見書,連同案卷材料、證據一并移送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提起公訴;……

《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

第二十三條 有貪污、索賄、受賄、行賄、介紹賄賂、挪用公款、利用職務之便為自己或者他人謀取私利、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違反廉政紀律行為的,給予記過或者記大過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降級或者撤職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處分。

第二十四條 違反財經紀律,揮霍浪費國家資財的,給予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記過或者記大過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降級或者撤職處分。

招聘職位|科技創新|安全生產|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029-87030068 公司地址:陜西省楊凌示范區渭惠東路35號
備案號:陜ICP備15016098號-1
郵編:712100 郵箱:sxyhtrq@shaanxilng.cn
聯系電話/傳真:029-87030068
監督舉報電話:029-87039081
監督舉報信箱:sxyhtrqjjs@shaanxilng.cn
能源監管熱線:12398
 

    • 瀏覽手機版網站


    • 官方微信公眾號

福彩25选5开奖视频 云南快乐10分网址 北京时时彩软件 湖北快三信用玩法 心乐棋牌 天易棋牌 步行者队希伯特 广东36选7最新走势 865棋牌官网下载 免费招募手机麻将代理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杀号 北京pk10计划软件 精准 网上棋牌网站搜索 晚上你懂网址2019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bbin挂机软件 上海麻将规则图解 江苏快3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