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圍獵者說“不”
時間:2020-12-01 17:08:33瀏覽: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作者:
恢復窄屏

“從我們的角度,我們就是獵人,這些領導就是獵物。”

“先設定一個某某領導,不管是國有企業也好、政府的領導,我把他當成獵物,怎么去給他下什么套……”

11月30日,反腐警示專題片《圍獵:行賄者說》播出,不法商人和盤托出他們圍獵領導干部的真實想法。從查處的案例來看,一些領導干部就是在不法商人的圍獵中一步步走上違紀違法的不歸路。

圍獵者看重的是領導干部手中的權力

圍獵與被圍獵,行賄和受賄,就像一根藤上相伴而生的兩個毒瓜,其背后暗含的是不能見光的權與利的互換。

王旭彪、周鈞、施俊、李俊熠、蔡佳斌等不法商人,在與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委原副書記許洋交往的過程中,抓住許洋講義氣,抹不開面子的弱點,一步步圍獵他。“就是說平常因為他工作忙,比方說中午要問他吃飯,晚上要問他吃飯,他想吃什么,我們去準備去做,弄來給他吃的。”施俊交代。

許洋就這樣一步步被拉下水。“他首先獲取了你的信任,獲取你的認可,在獲取你的信任之后,才能才跟你一步一步地,提出小事情的幫忙,再到大事情幫忙之后再跟上重金的賄賂,利益的輸送,我就錯在這一步,我很悔恨這一步。”身陷囹圄的許洋悔之晚矣。

圍獵的本質是圍獵公權力,圍獵者成功“下套”之后,就要獲得實實在在的利益。

“沒有抵擋住圍獵,成了階下囚。”西藏自治區林芝市水利局原黨組副書記、局長歐珠懺悔道。

被查前,歐珠在被圍獵中迷失了自我。老板評價歐珠很講義氣,直到身陷囹圄,歐珠才明白,不法商人對自己前呼后擁,無非是想用他手握的權力換取利益。

老板王某某盯上了林芝市水利項目,歐珠成為他圍獵的獵物。王某某精心組織了一個飯局,歐珠是飯局的座上賓,每個參加飯局的人都吹捧著歐珠,在眾星捧月中歐珠開始飄飄然。有了第一次,王某某便打著節日往來、看望的名義,在2009年至2016年春節、藏歷新年等節假日期間,給歐珠送禮金、紅包20萬元。

歐珠在明知王某某借用他人工程建設資質的情況下,默許其承攬市水利局多個水利工程項目,并在項目協調、項目借款、項目撥款等方面為其提供幫助和便利。為感謝歐珠多年來在水利項目中的關心與幫助,王某某先后6次前往歐珠家,行賄現金225萬元。

經查,2008年至2017年,歐珠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便利在水利工程項目發包、承攬、撥款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王某某、萬某某等7人所送錢款、車輛、房產等財務,折合769萬多元。

2020年1月16日,歐珠因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涉嫌受賄犯罪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投其所好是圍獵者慣用的伎倆

縱觀領導干部被圍獵的案例,美色、金錢、名貴物品......諸多種種,圍獵者大多有通用伎倆——投其所好。

李連舉,云南省應急管理廳原黨組成員、副廳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2020年3月接受審查調查。

貪戀美色是李連舉一步步走上不歸路的助推器。提拔到副廳崗位后,尤其是任原云南省國土資源廳副廳長期間,李連舉利用自己分管探礦權審批等便利,與多名管理服務對象、女商人大搞錢色、權色交易。

據不法女商人張某交代,為使自己參與的一個不符合條件的項目通過審批,通過熟人打招呼,她來到李連舉的辦公室,一陣閑聊,張某印證了傳聞李連舉“好色”的真實性。接下來,兩人就是喝茶、吃飯、約會,成為情人關系。

“后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審批很快就過了,時不時還引薦一些賺錢的事給我做。”張某交代。

不法商人在圍獵的過程中,直接將金錢送給領導干部,用金錢來換取領導干部手中的部分權力。這種形式簡單粗暴,但直接有效。

廈門市翔安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李蘇飛,在長達15年的時間里,利用負責多個工程項目建設的職務便利瘋狂斂財,涉案金額達730余萬元,其中單個事實受賄金額235萬元,兩項均為翔安建區以來之最。

一天,李蘇飛和幾位建筑行業的老板一起吃飯,觥籌交錯之間,李蘇飛向酒桌上的老板們透露了中科大廈項目即將招標的信息,一名有意參與投標的老板許某跟李蘇飛互留了名片。

幾天后,許某的下屬來到李蘇飛的辦公室,和他具體商談項目招投標事宜。幾經商議,許某一方表示愿意奉送李蘇飛工程造價3%的好處費,由李蘇飛負責讓企業中標。在巨大利益的誘惑下,李蘇飛忘了自己國企領導的身份,與該企業代表一拍即合。

招投標工作結束后不久,項目真正的承接人陳某忠出現了。他約李蘇飛在某小區附近見面,交給李蘇飛一個沉甸甸的黑色袋子,里面裝著70萬元現金。

初嘗甜頭之后,李蘇飛的膽子越來越大,受賄金額越來越多,在腐敗的泥潭里越陷越深。2018年10月,李蘇飛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

斬斷圍獵者伸出的黑手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再次強調,要“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對巨額行賄、多次行賄的嚴肅處置,堅決斬斷‘圍獵’和甘于被‘圍獵’的利益鏈,堅決破除權錢交易的關系網”。

2019年8月,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審理陜西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受賄一案?!镀鹪V書》顯示,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強利用職務便利在煤炭資源整合審批、3052化工項目順利進行、協調建設銀行榆林分行籌集資金等方面,為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則提供幫助,胡志強先后八次收受高乃則給予的人民幣830萬元、24萬美元、價值人民幣35.65萬元的紀念金幣一套。

2020年3月10日,陜西省監察委員會決定對高乃則涉嫌行賄犯罪問題立案調查。

在陜西,高乃則的知名度很高,他由一個賣豆腐的小商戶一躍成為陜北“首富”,并因經常做慈善被媒體和大眾關注。然而,無論是誰,一旦違法犯罪,難逃應有的懲處。高乃則被查釋放了“堅持行賄受賄一起查”的強烈信號。

圍獵者之所以膽大妄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違法成本過低。中國廉政法制研究會副會長鄧聯榮認為,只有讓受賄行賄雙方都付出沉重代價,才能形成震懾,從而真正遏制此類問題的發生。

涉嫌受賄131.5萬元、以職務之便向他人無息借款近百萬元未還……浙江省溫州市鹿城區五馬街道原人大工委副主任占鵬程違紀違法和涉嫌犯罪問題,讓當地人瞠目結舌。

辦案人員透露,占鵬程在鹿城區南郊、南匯兩個街道都分管拆征工作,平時免不了與拆遷戶、工程承包商、房屋征收事務所等關聯公司的負責人往來,一來二往,他開始頻繁接受宴請、唱歌,甚至牌局。就這樣,他不知不覺進入圍獵圈。2012年至2018年間,占鵬程合計收受賄賂款131.5萬元。

在占鵬程腐敗案件中,拉攏腐蝕他的圍獵者也同樣受到法律的嚴懲。徐某為了承接拆征工程,多次以“借錢”的手段給占鵬程輸送利益;孫某為了獲取不法利益,向占鵬程支付巨額好處費,徐某和孫某的行為均已涉嫌構成行賄罪,被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被判刑后,孫某醒悟:“做生意就要老老實實地做,不能得不義之財,不能做違法的事情,如果做違法的事情,會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圍獵行為不僅破壞親清政商關系、損害營商環境,還嚴重污染政治生態,敗壞社會風氣,必須堅決清除。“對受賄行賄一同打擊,是對腐敗的零容忍。”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表示。

招聘職位|科技創新|安全生產|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029-87030068 公司地址:陜西省楊凌示范區渭惠東路35號
備案號:陜ICP備15016098號-1
郵編:712100 郵箱:sxyhtrq@shaanxilng.cn
聯系電話/傳真:029-87030068
監督舉報電話:029-87039081
監督舉報信箱:sxyhtrqjjs@shaanxilng.cn
能源監管熱線:12398
 

    • 瀏覽手機版網站


    • 官方微信公眾號

福彩25选5开奖视频 刘伯温全年资料大全 手机亲朋棋牌游戏官网 闲来贵州麻将规则 捕鱼大亨2017现金版 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亅 河北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2020六台宝典下载 幸运赛车开奖官网 爱玩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经典炸金花下载 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千炮捕鱼大满贯免费安装 星空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 星悦云南麻将 欢乐捕鱼人的话费怎么用 6个人扎金花闷牌规律